蓝婉_w

这里全职厨+凹凸厨,请多多关照

【雷安】为神弃而为你救赎


         魔法秘闻录言:魔法师中无力者即为祭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阳光明媚,鸟语花香,就是在这样的日子,安迷修捡到了雷狮。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是一个魔法师,平时会时不时去帝都采购买食材和药草。但这一次有了变故,他只不过一不小心走进了帝都旁的森林,碰巧看见了一个约莫六七岁的男孩和一个猛兽打得两败俱伤,顺手治好了那男孩的伤,好心将那个男孩带回了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!你到底在干什么!”安迷修刚回到家还没踏进家门,就看见地板上躺着各种各样药草,已经无法用了,有些还是比较名贵的品种。安迷修走进屋子,将刚才买的东西放好并处理起地上的药草,他往里面看去,停下了手中在做的事,差点气的不行。
         浪费药草的元凶正悠闲的躺在沙发上,手上提着一个东西,仔细一看会发现那个东西是一个“人偶”,小小的,红色的长发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呆毛,身后长着一对翅膀。雷狮正捏着“人偶”的翅膀,让“人偶”动弹不得。
         雷狮转过头,看着安迷修,放开了手上的“人偶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人偶”见雷狮放开了她,快速地飞到了安迷修的身后,伸出了一个头,眼睛里满是愤怒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,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,不要欺负艾比小姐。”安迷修的语气中略带不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,你也知道你说了这么多遍,烦不烦,”雷狮有点不耐烦,“那个小不点而已,时不时玩一下又不会怎么样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你说谁是小不点呢。”艾比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说的就是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!”艾比往前飞了一点,“即使我小,我也比你厉害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不要说了,雷狮,你过来把这里收拾干净,你自己做的自己收拾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雷狮从沙发上起来,走过安迷修,到了门前,留下了一句话就走了,“我才不会收拾,安迷修你自己收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在雷狮走远后,艾比看着在收拾药草的安迷修开口道,“叫你以前看他小就有点惯着他,现在好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安迷修沉默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小时候可比现在好一些,对我们精灵虽然不尊敬,但也不像现在这样。”艾比继续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继续沉默着,过了片刻,他发出了一声叹息,“十年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坐在沙发上,时不时看看钟,碧绿的眼眸中充满着焦急。
       离雷狮离开家已经两天了,虽然雷狮经常出去,但是也不会这么久都不回来。
       突然前面出现了光,艾比从里面飞出来,撞到了安迷修的脸上,“安迷修,雷狮他被抓走当祭品了!”
       安迷修愣了几秒,“艾比你……说什么?雷狮成祭品了?怎么会?”
       “嗯,我也是才知道的,他出去之后被皇城的人发现了,然后被士兵抓走了,而且,献祭就在今天中午。”
       听到这话,安迷修抬头看了看时间,还有两个小时 就到中午了,安迷修急急忙忙地施了个法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烈日当头,阳光直直的照射在祭台上,雷狮被绑在祭台中间的柱子上,他望着脚下的魔法阵,他跟着安迷修也知道了许多魔法阵,在这个魔法阵启动之后,他大概会魂飞魄散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也没有想到他出门竟然会遇到皇城的人还会被抓起来,安迷修他应该还不知道吧,真想看他知道了之后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祭司走上了祭台,祭祀已经开始。面对死亡,雷狮没有恐惧,仿佛结局就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祭司走到了魔法阵前,准备吟唱。还没有和安迷修道过别,我死了安迷修的生活会清净很多吧,雷狮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祭司刚张嘴,唱出了第一个音符。一团火焰向祭司袭来,将祭司打晕,随着火焰来的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雷狮!”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飞快跳上了祭台,挡在了雷狮面前,那人开口说出了几个字符,一个法杖凭空出现被那人拿在了手上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。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雷狮看见安迷修十分惊讶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边用魔法消除雷狮身上的铁链,一边回复到:“来救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你是不是傻子,这是皇城,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,而且你可是魔法师,你也知道这个魔法阵是能进不能出的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哐当”一声雷狮身上的铁链掉在了地上,“我知道,这个也是魔法阵吧,消除掉就行了吧。”安迷修拿着魔法杖开始尝试消除魔法阵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安迷修,你想过你花了魔力来消除魔法阵,但是你到时候怎么从这里离开啊。”
       安迷修手上魔法杖发着光,魔法阵在慢慢变小,“用魔法传送回家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你是不是傻,”雷狮有一点生气,“你搅黄了这次祭祀,一会魔法师就来了,即使你也不可能在         一群魔法师里顺利的使用魔法吧。”
       在他说话的同时,几个魔法师已经赶到了祭台,同时,魔法阵也消除完了。
      “这个我自有打算,绝对能让你完好的回去的。”安迷修说完,释放了一个结界。暂时抵挡住了那些魔法师的攻击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呢?我是祭品这事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,晚了这么久已经够了,所以你给我回去。”雷狮说着,抓住了安迷修的手阻止他施法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摇了摇头,嘴里小声说了什么,快速用魔法杖点了雷狮一下。雷狮突然感觉身体不听他的使唤,松开了安迷修的手,乖乖的站在一边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雷狮。”安迷修对雷狮道了个歉,“回了家就会解除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,安迷修转过了身,结界已经要碎了,安迷修手持魔法杖,闭上了眼,慢慢开口,从嘴里吐出了一个个来至远古时期的语言,魔法杖闪着光,脚下形成了一个魔法阵,上面是一个奇怪的符号。魔法阵迅速成型,闪着光,“还需要三秒……”安迷修说道,声音中有一些虚弱。
        还剩两秒,随着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结界碎了,各种的元素魔法向安迷修他们打来
        还剩一秒,在魔法接近他们的一瞬间,安迷修一挥法杖,一个圆形的护盾将雷狮包围在里面。
        在法阵启动的瞬间,魔法也到达了安迷修他们的身边,“boom”

        在感觉了天翻地覆的感觉之后,雷狮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能自由活动了,在他脚落地的瞬间,他急忙环顾四周,寻找着那个人,“安迷修!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看见安迷修躺在旁边的沙发上,大大小小的伤遍布安迷修的身体,要不是他胸膛微弱的起伏,雷狮还以为他死了。即使在自己快死的时后没有一点害怕的他,在看见这样的安迷修身体忍不住颤抖。“安迷修?安迷修你还没死吧?能说话吗?我去给你拿药。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站了起来,跑到一旁的药柜上,翻找着,找了一些药,回到安迷修身边,先喂了安迷修治愈用的药,再在他烧伤的地方涂了一些伤药并给他缠上了绷带。过了一会,安迷修的眼睛睁开了一些,“雷狮……”他的声音十分虚弱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听到安迷修说话,故作平静道,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傻子,你看看你身上的伤,活该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没事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傻了吧,你给我了护盾,我还能有什么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思考了一会,问道:“雷狮……你之前说……从出生就注定是祭品的事是……怎么回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听到这个,雷狮的眸子里有一些琢磨不透的神情,“安迷修,你现在都这样了还关心哪些做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 “雷狮……”安迷修一脸认真的看着他,两人对视了一会,最后在安迷修的咳嗽声中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知道告诉你也可以,”不知道为什么,关于安迷修,他总会妥协,“你知道魔法秘闻录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魔法秘闻录是一本上古流传至今的书,关于许多魔法上面的事,也有讲到以前的一些风俗,那些风俗有许多都流传至今。
        听到了这本书后,安迷修微微睁大了眼,“你的意思是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点了点头,“因为我们家族史魔法师世家,本应该也是魔法师的我却没有一点魔法能力,我妈妈她不舍得我去做祭品,就一直隐瞒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到了七岁那年瞒不住了,我妈妈为了不让我当祭品,就把我放在了森林就离开了,之后的事你就知道了,和猛兽打的两败俱伤然后被你捡回家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原来这样啊……所以你才会……被……咳咳”说道一半,安迷修突然咳嗽不止。“安迷修?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   “没……咳……没事。”安迷修虚弱的声音中带着份沙哑,“我先……休息一会……”
       还没等安迷修说完,雷狮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不能休息,一会可能你就醒不过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安迷修努力的笑了笑,“不……不会的……”不知道是因为他太过虚弱导致不像思考还是什么的,他继续说道:“毕竟我……以前说过要……照顾你一……一辈子,所以……是不会就这样睡着的……相信我。”说完这话他就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 故事完

      然而这个故事并不是这么简单的。
      安迷修睁开眼,眼前全是精灵,她们看见安迷修醒来之后,一群精灵一边说着“他醒了”,一边飞走了。在他们飞走了之后,安迷修看清了这个地方,这个地方并不是在他的家里,而是在一个草地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用手撑着地面,努力从地上坐起来,他躺在一个山谷下面,旁边是一个条小河,整个谷底都飘着一种莹色的小光球,将谷底照亮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少女从旁边走过来,身后的翅膀一动一动的,这个少女和艾比长得一模一样,但是比艾比大了不止多少,安迷修看着这个少女,“艾比?是你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少女点了点头,“安迷修你现在身体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很好。”在他刚醒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,他身体的伤基本上都已经好了,“这里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精灵族的圣地,这里的泉水是我们精灵族上万年累计出来的,对治疗伤口很很大的帮助。”
安迷修点了下头,继续问道,“已经过了多久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一个月了。”
“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……”安迷修沉思着,突然他想起了什么,“雷狮呢?他还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还没到需要一个病人来关心我的程度。”雷狮从艾比身后走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你没事吗?皇城的人呢”安迷修着急的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皇城的人已经搞定了,安迷修你真的就不思考一下在行动,你的脑子呢,。最后还是我去皇城摆平了他们,毕竟他们以后还需要精灵族的帮忙,”艾比一脸生气,“还有雷狮,平时怎么对我的,最后还不是为了安迷修来求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艾比还没说完就被雷狮一个眼神给止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求什么?”安迷修听了艾比的话有些疑惑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看了一下雷狮,再看了一下安迷修,飞快的说道,“雷狮带着你来精灵族求我救你,我真的还没见过他求人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听后愣了愣,看着雷狮,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在安迷修的目光中,雷狮转过了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是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,你死了,谁来照顾我。”

今天收到了冬之森超激动!看完之后决定来聊一下感想【✘】
首先封面就超棒【色调也是】
然后开篇是Al,即使卖萌也挡不住刀子的气息【爆哭】
然后布伦达我超喜欢,不管是雷狮对安迷修还是千年前安迷修对布伦达,即使心中有千言万语,最后也只喊出了他的名字,为什么这篇这么虐啊,哭成狗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文圈这一篇文我简直夸爆它!!!!真的很甜,雷狮和安迷修破镜重圆真的太好了,感动到哭【不过之前一直误解了日安的意思,我真的是学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吗……】

还有最后一篇,再看之前和中途的时候我一直以为它是刀子,不过结局还是感觉是玻璃渣。(剧透预警)
雷狮当上神使之后,一直都看着安迷修的转世【捂心口】雷狮救了一个与曾经安迷修十分相似的转世,因为因果,雷狮看凹凸大赛看见了安迷修,不过他身边已经没有雷狮了,在身边陪伴着安迷修的是布伦达……这个剧情真的超棒,每一个细节也很很完美为冬爹疯狂打call!!!!【不过后来的安迷修就看不见雷总了吗……一口刀子】

总的来说这一本基本上都是刀,不过糖也很甜。
原谅我小学生一般的文笔,还有好多想说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……(。í _ ì。)
悄悄咪咪的艾特一下冬爹 @凛冬是段子手不是刽子手的季节

【雷安】天堂初见

★下午打雷刮风下雨后的产物
★ooc预警,短小流
★渣文,小学文笔
★可以接受就看吧 3,2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恶党?怎么是你?”安迷修绿色的眼眸中满是疑惑他盯着前面的那个人,紫色在那人的眼眸中流转,仿若星河,头上的头巾上有着一个金黄的五角星,像是小孩子画上去的。安迷修皱了皱眉,“你怎么会上天堂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雷狮耸了耸肩,“谁知道呢,可能是创世神脑子抽了吧。”说完,雷狮拿起了雷神之锤,像是对着安迷修又像是喃喃自语,“安迷修,来打一场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安迷修没有反应过来,毕竟他在天堂已经待了  些时日,比较习惯于这里的生活。在这个与打架什么的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地方,根本没有人会刚见面就打架,不过……雷狮就不一样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不会还没开始就怕了吧?”雷狮看着安迷修轻笑道,话语中带着一丝高傲,“莫非……你是害怕了?害怕会输给我?还是……”雷狮话还没说完,向安迷修打去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安迷修有一段时间没有打过架了,但是作为训练有素的骑士,他的身体对此做出了反应,拿起冷热流挡在了自己的面前,“还是怕被我杀死?”雷狮的话从前面传来,安迷修抬起头,雷狮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才不会怕被你杀死,而且已经死了一次你以为还会再死吗?”安迷修说着,躲过了雷狮的攻击,双剑一挥,一阵狂风呼啸而过,冲向了雷狮。
       “怎么不可能?”雷狮手微微一动,一道闪电下来,将狂风尽数撕裂。“来试试吧。”在话语中,又一道闪电降下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看着雷狮,神情变得严肃,“果然恶党就是恶党。”手上握紧双剑,向雷狮冲过去,敏捷地穿过了雷电向雷狮砍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嚓咔”两个武器相撞,两人往后退了一步。锤一挥,电闪雷鸣,闪电撕裂天空;剑一击,狂风肆虐,狂风席卷大地。两个人的身影在浓雾中移动着,时不时传出金属碰撞所发出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“哐当”随着这一声,战斗仿佛停止了。过了一会,雾气散开,安迷修骑在雷狮的身上,冷流插在离雷狮脖子不到一厘米的地方。热流和雷神之锤散落在了一旁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是我赢了吧。”安迷修开口道,脸上是他惯有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看着那个笑容,内心有些放松。那个笑容,自从安迷修离开了之后,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了。
雷狮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魔怔了,他伸出手,将骑士拥入怀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去,”一向温润的骑士先生被他的举动吓到,不由得骂出了声,“恶党你干什么!”他挣脱着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看着他的耳朵,微微泛红,一句话没有通过大脑思考就说了出来,“安迷修,我喜欢你。”他看着骑士的身子突然僵住,耳朵更红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阵寂静。
        他见安迷修许久也没说一句话,放开了安迷修。放开后,安迷修立马站了起来,拿起了冷热流,头一直低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雷狮从地上站起,把雷神之锤从地上拾起,往后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他感觉有什么拉住了他,他往后看去,安迷修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服,盯着他,脸上有一点红晕,“我也喜欢你。”说完之后他像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,“别多想,只是因为骑士道有这样的规矩所以才说的,不然我才不会对恶党这样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虽然不懂骑士道,但他知道骑士道绝对没有这样的规矩,他嘴角带着笑意: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了,傻子骑士。”

后续:
       “雷狮你身为一个新来的就惹事,还有你安迷修,你在这里待得也不算久,但是你一直安分守纪,怎么今天就惹事了。我说过了我们天堂与人间还是有联系的,你们打的这么热烈,自己开心了倒好,考虑过人间的人没有。在他们那里,因为你们,打雷刮风,对他们造成了影响。今天你们给我在这里抄书,下次不许犯了。”天使长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有点疲倦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---”雷狮安迷修两人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,被强行没收了武器的两人只能乖乖的听他的话,抄起了书。

【伞修】一只鬼的自白

★纪念沐秋
★人设属于蝶叔,ooc属于我
★连自己都不确定的伞修……
★大概是自白吧(我可能对自白有什么误解)

1.

“沐秋,我这是第三个冠军了,厉害吧,你没在,总觉得联盟少了好多乐趣。”
我叫苏沐秋,是一只鬼,死了有三年了吧。刚才说话的是最近在荣耀联赛里大发光彩,连夺三冠的叶秋,不过他的真名叫叶修。也不知道被他拿(偷)了身份证的弟弟心情如何。他说的倒好,天天玩荣耀,还拿了三个冠军。再看看我,在这里都快发霉了,自从有意识开始就待在这里,什么都干不成,连游戏也玩不了,更别说荣耀了。都做鬼了待遇不能好一点吗?好无聊啊……

2.

“我同意。”
叶修你别签……唉,忘了他听不到,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好不容易可以到处走走了 就这样了,我没这么倒霉吧。现在有好多人都在玩荣耀啊 职业圈的也都很不错。那个叫王杰希的大小眼,好像看得见我,下次和他聊聊试试吧,还有那个叫什么黄少天的,话痨吧,但技术还挺不错的。话说叶修你怎么走了,不管沐橙了吗?还休息一年,我叫你代我照顾沐橙,是这么照顾的吗?你进网吧就算了,还要当网管,真打算不管沐橙好好休息一年啊……唉,不管了,说这么他也听不见 现在都第十区了吗?荣耀都十年了啊……话说叶修你不买账号卡,你拿什么卡玩,还是你有其他的……君莫笑?你还留着它啊,还有……千机伞,好久没见过了,好怀念啊。等等,叶修你该不会是想玩散人吧,这个还是有点难实现的吧。不过,叶修的话可以吧。毕竟叶修,最强,那种事难不倒他的。

3.

“沐秋,我带着君莫笑来看你了,我已经28连胜了 我会让这个记录保持永远的,不过,我一开始就有留下一场,算是留给你一个可以超越的机会。”
不就28连胜吗?有朝一日我会超越你的。还要让这记录保持永远,不可能的,等着吧。留下一场?叶修你这家伙是想打37连胜吗?不过也没什么,你打37连胜,下一次我就打38连胜。我会给你留点面子,等很久以后再破你记录,还有谢谢你,你是你的话,君莫笑和千机伞就要被永远埋没下去了,不会像现在这样大发光彩。记住,叶修你既然回来了,就一定要带着他们拿一个冠军啊。

4.

“沐秋,再过几天就要去苏黎世了,说好的退役,结果又回来了,不知道那群人会怎么样。说到他们,最近少天神叨叨的,天天说我得这么多冠军都是因为荣耀之神在我旁边,我身边怎么可能有神,而且……有神的话,我就能见到你了吧。不说这个了,我们先定一个目标吧,拿到冠军怎么样?”
苏黎世吗……去看看其它国家的技术也好。荣耀之神?说的是我吧,虽然比你差一点点,但是当荣耀之神还是可以的。这世界有没有神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有鬼。这个目标……不错嘛,直接拿下冠军,让其它国家的人看看,我们是最厉害的。还有啊,你都拿了四个冠军了,再拿一个世界冠军,你简直是逆天了好不好。

5.

“沐秋,你看这是世界冠军的奖杯还有奖牌,给你了。毕竟我不稀罕这个奖杯,你一定很想要吧。你可是一个冠军都没有,我把世界冠军给你,看我对你好吧。”
世界冠军送给我啊……等等,你不稀罕才给我?我才不想要 我以后自己得,不就是世界冠军,你都能做得到,我还不信我做不到了。我没有冠军还不是因为我死了,我要是没死,冠军绝对比你多。还有谁要你现在对我好,你要是对我好,为什么不在我死之前多让我赢几次,真的是。不过这个奖杯我就先拿着了 你那么没收拾 把这个奖杯弄丢了可不好,这个可是世界冠军的奖杯,很贵重的,还有以后别想着后悔了来找我要,我可不会还的。

祝可爱的乐乐,繁花血景一万年!!!!!
祝乐乐能永远和大孙在一起。
祝乐乐苏黎世夺冠,你拥有的第一个冠军将是世界冠军。
祝无冕之王张佳乐生日快乐,要相信你不是幸运E。

【喻黄】盛夏

★灵感来源于白衣的《盛夏》
★ooc慎入
★黄少退役梗

“一代剑圣今天宣布退役” 
 
  一个人看着电视上的新闻,上面正放着荣耀比赛的录像,“黄少天为蓝雨夺得多个冠军,即使他退役了,我们还会一直记着他的成就。不知在黄少天退役之后,我们是否还能再看到剑与诅咒。在此之后,夜雨声烦又会由谁来操控,这也是很令人期待的……”

那人关掉了电视,从电视上映照出了一张满是惆怅的脸,眼神里的悲伤仿佛是要漫出来了一样,熟悉他的人看到了一定会大吃一惊。毕竟,在联盟,还没有人知道有什么事会让蓝雨队长变成这样。

喻文州扶着额头,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,他淡淡地说了两个字,“少天……” 
   
第二天早上,“大家好。”喻文州像往常一样,向训练室的队友们问好,但是他们的态度却有一丝的微妙,目光有点躲闪,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,“你们怎么了?嗯,你是?”,作为蓝雨的队长,看见队员们的反常表现,他自然该关心一下。但他刚开口就他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,他看着原本是黄少天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他认不到的人。    

“喻队你好,我是夜雨声烦的新主人,以后你的搭档,请多多关照。”那人起身对喻文州笑了笑,并伸出了他的手。 
   
喻文州内心甚是不满,但因为他的身份,他伸手握住了那人的手,笑了一笑“你好。” 
  
在训练结束后,喻文州在路过休息室的时候,听到了几个人在讨论着什么。“真的是,俱乐部怎么能这样,黄少刚走就找了一个小孩子来代替黄少了,再怎么说,也应该是瀚文啊,对不对?”说话的人是徐景熙,“俱乐部这样做绝对有他们的道理,其实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喻队身上,毕竟黄少之前都叫我们瞒着退役的事,我们还是有准备的,而喻队是才知道,怎么说还是会很伤心的。”卢瀚文想了一想,说出了他的想法,与当时刚进蓝雨时候的他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。“唉,真的是压力山大啊。”郑轩叹了口气。  
    
“瀚文说得对。”喻文州走了进去,里面三人听到了喻文州的声音愣了愣,“喻,喻队,你怎么在这里?”喻文州并没有回答他们,继续说了起来,“俱乐部这么做也是有他们自己的原因,而且刚才训练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,他的技术还是不错的,练练还是能行的。至于少天,”喻文州顿了顿,“他告不告诉我也是他自己的决定,我准从他的想法,以后不要随便讨论别的人,我听见还好,本人听见了会怎么样。”说完喻文州就出去了。    

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匆匆忙忙的训练中过去了,喻文州站在家门口,这个房子是他和黄少天一起买的。黄少天怕有时夏休期的时候很忙,住战队的宿舍不太好,就和喻文州合资买了这个房子。还说两个人没事的时候也可以过来休息。    

喻文州打开了门,喻文州看着门口放着的鞋子和客厅放着的视频,有一点懵。他脱下鞋走到电视前。 
   
电视里正放着黄少天以前的比赛视频,电视里面的黄少天神采飞扬,对话框中充满了他的话语,突然一个纵身,跳入空中,长剑斩下,充分的体现了他身为机会主义者对机会的掌控。接下来的一个剑影步,七个夜雨声烦出现在了场上,忽一转眼,又变成了五个,每一个都真假难分。喻文州静静地看着,过了一段时间,视频中的黄少天的剑影步生成的残影渐渐减少,变得容易识破,在此之中,对话框里在没有以前的热闹。 
     
“前辈,可以把视频关了吗?”喻文州突然说道。屋内一片寂静,“叶前辈,我知道你在,能出来吗?”
      
“文州啊,你怎么知道我在。”叶修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“我觉得我藏得蛮好的。”  
    
“叶前辈能先说说你怎么有这里的钥匙吗?”此时此刻,喻文州快速的思考着,这个地方,只有我和少天才有钥匙,少天怎么会把钥匙随便给其他人。  
    
“这个,你先说说呗,你怎么知道我在的。因为放的视频?”叶修靠在门上,全身散发着懒散的气质。
      
“因为房间里有烟味,我和少天都不抽烟的,而且,除了你,没人会无聊到在这里放视频。”喻文州回答的十分急切,“叶前辈可以说了吗?”
      
“别急别急啊,”叶修指了指沙发,“我们坐下来,慢慢聊。”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喻文州冷静了一下,“前辈先坐。”喻文州烧了点开水,泡了杯茶。正准备给叶修倒上的时候,叶修摇了摇头“这种东西我不喝,让我抽支烟就好了。”

    等喻文州把东西弄好后,心差不多静了下来,坐到了沙发上,“前辈说吧。”   
   
“文州,你眼睛还好啊,带什么平光眼镜,跟林敬言一样,像个斯文的流氓。”    

  喻文州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“带着玩玩时不时戴戴而已,平时也不怎么戴,还有前辈不要转移话题。”   

  叶修吸了口烟“文州,黄少天退役了,感觉如何?”     

喻文州想了想回答道:“还不是该怎样怎样,还是一天训练,吃饭,睡觉,复盘。”喻文州回答道。
     
“他听到了不知道多伤心。你可不知道他退役的时候,跑到兴欣来,说要和我喝酒,一脸伤心呢,嘴上还说退役就不能一天和你一起了,唉,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”叶修边说边抱怨着,还用余光看了看喻文州。

 “少天说的?”喻文州问道,神色十分的淡定,但是声音微微颤抖,几乎听不出来。叶修身为职业选手,自然听出来了喻文州声音的颤抖。   
   
“他还说,他和你有一个房子,然后还把钥匙拿给我。啧啧啧,你们两个感觉像是偷情一样,不行不行,受不了。”喻文州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热气在镜片上凝成了白雾。“对了,他还说了一些,”叶修见喻文州没有说话,继续说道,“不过你只问了我钥匙,其他的告诉你不太好。”叶修说着点了点头“对,不太好。”    
“说吧,叶前辈。”  喻文州开口道。     

“不行不行,”叶修看了看时间,“那些话我可不好说,而且我再不赶回去,老板娘会揍死我的,等黄少天回来会告诉你的。”说完叶修起身走向玄关,“拜拜,不要感谢我给你说这么多,把你们蓝雨的野图boss让给我就可以了。”

说完叶修就开门走了。    喻文州在沙发上坐着发起了愣,“少天。”他若有所思,眼神里的神情十分复杂。叶修回到了兴欣,“黄少天啊,能帮的我可帮了,剩下的靠你自己。”  
   
“好,叶修啊,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愿意帮我,话说队长都说了什么,不会有什么问题吧。”黄少天见叶修回来了立马问道。 
     
“你自己回去找他不就知道了吗,记得啊,你还欠我4个野图boss。”叶修趁黄少天还没有说多少的时候,连忙打断了他,他可不想听黄少天一直在旁边念叨。 
    
几天后……

  黄少天站在房门口,有几次手抬起又放下,最后,他终于决定开门的时候,门却自己打开了。“队,队长?!”说完这话他愣了愣,“对不起啊,忘了我退役了你就不是我队长了,你说我叫你什么呢?文州怎么样?” 喻文州愣了一下,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悲伤。
      
“先不说这个,进来坐着说。”说完,喻文州就先进去了。黄少天犹豫了一下,就走进去了,“说吧少天,什么事?”喻文州坐在沙发上,满脸笑意的看着黄少天。“那个……”很难得话痨说话也卡壳了。 
     
“少天,坐下来慢慢说,不着急。”喻文州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。黄少天盯了盯那个位置,想了想后坐下了“那个,文……”黄少天刚刚开口就被喻文州打断了。  “还和以前一样叫我队长就行了,不用改。”
      
“嗯……队长,虽然我退役了,但是夜雨声烦还会继续守护着你的。但是……对不起。”黄少天低着头,看不清此刻他的神情。   
   
“为什么对不起?”喻文州问道。   
   
“我不能再守护你了,以前说过,我会操纵夜雨声烦为你效忠一世,直至你退役之时。但是现在,我倒先退役了,不能守护你了。”黄少天依旧低着头。   

  喻文州听了,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情。“那是对于角色而言。” 
   
黄少天听了有点迷茫,抬起了头,与喻文州温柔的眼神相对。“你这话,你什么意思?”黄少天一脸茫然地问。 
     
“对于荣耀的比赛,你是不能守护我了。但是,”喻文州微微顿了顿,“在现实里,你还是可以守护我的。”    

听了喻文州的话,黄少天眼里满是惊喜,正想说什么,结果喻文州又开口道:“不过呢,我觉得是我守护你才对。”喻文州笑了笑。  
    
“队长,你……这话……是什么意思。”黄少天结结巴巴的说,脸上通红一片。     喻文州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,“你觉得是什么意思?” 
    
“这,这个,就,就是那个。”黄少天有一点语无伦次。“你喜欢我……”黄少天小声的说完这句话,低下了头。 
     
“猜对了,”喻文州俯身,在黄少天耳边轻声说道:“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
黄少天整个人怔了怔,过了一段时间才慢慢的说了一句话“我也喜欢你……”  

   听到了黄少天的话,喻文州笑了笑,吻上了黄少天的唇【自我规划】两人缠绵了一阵,黄少天突然推开了喻文州,用手捂着嘴,满脸通红,“不对。”  
    
“怎么了少天?有哪里不对吗?”喻文州十分疑惑。 “应该我主动才对,我是攻。”说着,他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,“看到这是什么了吗?我要给你的,所以应该我主动才对。” 
   
黄少天手里拿着一枚戒指,那枚戒指纯净透明。他看着喻文州一点动作也没有,又补充道“还有这个是我亲手做的,不收下可是不给我面子。”   
 
喻文州笑了笑,“好,我收。”他从黄少天手上拿起了戒指,戴在了黄少天手指上,“少天,你确定这个不是为你准备的吗?”那枚戒指戴在黄少天的无名指上,不大不小,刚刚好。     

黄少天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,愣了愣,“这是一个意外,我怎么可能为我自己做戒指,这只是我失误了而已。”说着想顺手摘下戒指。 
    
“其实少天戴着挺好看的,别摘了吧。”喻文州握住了黄少天的手,“来,起来。”喻文州将黄少天拉了起来。   
   
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   
   
“从今天开始,我想深入的了解你,”喻文州突然冒出这句话,“可以吗?”

听到这句话,黄少天脸上刚消下去的温度又升起来了,“可,可以啊,你想知道什么,我告诉你。等,等等,你要干什么!”黄少天刚刚答应,喻文州就拉着他往房间走。      

“都说了要深入了解你,我想先了解一下床♀上的你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随便看看,少天你攻的样子。”      

“喻文州!o(*////▽////*)q”    


还有后文……










叶修(叹气):沐秋啊,你说我为什么要去帮他们。我都等了你那么多年,你还不回来吗……

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
好了,最后祝喻队生日快乐!剑与诅咒,如影随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