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婉_w

这里全职厨+凹凸厨,请多多关照

【喻黄】盛夏

★灵感来源于白衣的《盛夏》
★ooc慎入
★黄少退役梗

“一代剑圣今天宣布退役” 
 
  一个人看着电视上的新闻,上面正放着荣耀比赛的录像,“黄少天为蓝雨夺得多个冠军,即使他退役了,我们还会一直记着他的成就。不知在黄少天退役之后,我们是否还能再看到剑与诅咒。在此之后,夜雨声烦又会由谁来操控,这也是很令人期待的……”

那人关掉了电视,从电视上映照出了一张满是惆怅的脸,眼神里的悲伤仿佛是要漫出来了一样,熟悉他的人看到了一定会大吃一惊。毕竟,在联盟,还没有人知道有什么事会让蓝雨队长变成这样。

喻文州扶着额头,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,他淡淡地说了两个字,“少天……” 
   
第二天早上,“大家好。”喻文州像往常一样,向训练室的队友们问好,但是他们的态度却有一丝的微妙,目光有点躲闪,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,“你们怎么了?嗯,你是?”,作为蓝雨的队长,看见队员们的反常表现,他自然该关心一下。但他刚开口就他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,他看着原本是黄少天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他认不到的人。    

“喻队你好,我是夜雨声烦的新主人,以后你的搭档,请多多关照。”那人起身对喻文州笑了笑,并伸出了他的手。 
   
喻文州内心甚是不满,但因为他的身份,他伸手握住了那人的手,笑了一笑“你好。” 
  
在训练结束后,喻文州在路过休息室的时候,听到了几个人在讨论着什么。“真的是,俱乐部怎么能这样,黄少刚走就找了一个小孩子来代替黄少了,再怎么说,也应该是瀚文啊,对不对?”说话的人是徐景熙,“俱乐部这样做绝对有他们的道理,其实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喻队身上,毕竟黄少之前都叫我们瞒着退役的事,我们还是有准备的,而喻队是才知道,怎么说还是会很伤心的。”卢瀚文想了一想,说出了他的想法,与当时刚进蓝雨时候的他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。“唉,真的是压力山大啊。”郑轩叹了口气。  
    
“瀚文说得对。”喻文州走了进去,里面三人听到了喻文州的声音愣了愣,“喻,喻队,你怎么在这里?”喻文州并没有回答他们,继续说了起来,“俱乐部这么做也是有他们自己的原因,而且刚才训练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,他的技术还是不错的,练练还是能行的。至于少天,”喻文州顿了顿,“他告不告诉我也是他自己的决定,我准从他的想法,以后不要随便讨论别的人,我听见还好,本人听见了会怎么样。”说完喻文州就出去了。    

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匆匆忙忙的训练中过去了,喻文州站在家门口,这个房子是他和黄少天一起买的。黄少天怕有时夏休期的时候很忙,住战队的宿舍不太好,就和喻文州合资买了这个房子。还说两个人没事的时候也可以过来休息。    

喻文州打开了门,喻文州看着门口放着的鞋子和客厅放着的视频,有一点懵。他脱下鞋走到电视前。 
   
电视里正放着黄少天以前的比赛视频,电视里面的黄少天神采飞扬,对话框中充满了他的话语,突然一个纵身,跳入空中,长剑斩下,充分的体现了他身为机会主义者对机会的掌控。接下来的一个剑影步,七个夜雨声烦出现在了场上,忽一转眼,又变成了五个,每一个都真假难分。喻文州静静地看着,过了一段时间,视频中的黄少天的剑影步生成的残影渐渐减少,变得容易识破,在此之中,对话框里在没有以前的热闹。 
     
“前辈,可以把视频关了吗?”喻文州突然说道。屋内一片寂静,“叶前辈,我知道你在,能出来吗?”
      
“文州啊,你怎么知道我在。”叶修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“我觉得我藏得蛮好的。”  
    
“叶前辈能先说说你怎么有这里的钥匙吗?”此时此刻,喻文州快速的思考着,这个地方,只有我和少天才有钥匙,少天怎么会把钥匙随便给其他人。  
    
“这个,你先说说呗,你怎么知道我在的。因为放的视频?”叶修靠在门上,全身散发着懒散的气质。
      
“因为房间里有烟味,我和少天都不抽烟的,而且,除了你,没人会无聊到在这里放视频。”喻文州回答的十分急切,“叶前辈可以说了吗?”
      
“别急别急啊,”叶修指了指沙发,“我们坐下来,慢慢聊。”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喻文州冷静了一下,“前辈先坐。”喻文州烧了点开水,泡了杯茶。正准备给叶修倒上的时候,叶修摇了摇头“这种东西我不喝,让我抽支烟就好了。”

    等喻文州把东西弄好后,心差不多静了下来,坐到了沙发上,“前辈说吧。”   
   
“文州,你眼睛还好啊,带什么平光眼镜,跟林敬言一样,像个斯文的流氓。”    

  喻文州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“带着玩玩时不时戴戴而已,平时也不怎么戴,还有前辈不要转移话题。”   

  叶修吸了口烟“文州,黄少天退役了,感觉如何?”     

喻文州想了想回答道:“还不是该怎样怎样,还是一天训练,吃饭,睡觉,复盘。”喻文州回答道。
     
“他听到了不知道多伤心。你可不知道他退役的时候,跑到兴欣来,说要和我喝酒,一脸伤心呢,嘴上还说退役就不能一天和你一起了,唉,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”叶修边说边抱怨着,还用余光看了看喻文州。

 “少天说的?”喻文州问道,神色十分的淡定,但是声音微微颤抖,几乎听不出来。叶修身为职业选手,自然听出来了喻文州声音的颤抖。   
   
“他还说,他和你有一个房子,然后还把钥匙拿给我。啧啧啧,你们两个感觉像是偷情一样,不行不行,受不了。”喻文州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热气在镜片上凝成了白雾。“对了,他还说了一些,”叶修见喻文州没有说话,继续说道,“不过你只问了我钥匙,其他的告诉你不太好。”叶修说着点了点头“对,不太好。”    
“说吧,叶前辈。”  喻文州开口道。     

“不行不行,”叶修看了看时间,“那些话我可不好说,而且我再不赶回去,老板娘会揍死我的,等黄少天回来会告诉你的。”说完叶修起身走向玄关,“拜拜,不要感谢我给你说这么多,把你们蓝雨的野图boss让给我就可以了。”

说完叶修就开门走了。    喻文州在沙发上坐着发起了愣,“少天。”他若有所思,眼神里的神情十分复杂。叶修回到了兴欣,“黄少天啊,能帮的我可帮了,剩下的靠你自己。”  
   
“好,叶修啊,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愿意帮我,话说队长都说了什么,不会有什么问题吧。”黄少天见叶修回来了立马问道。 
     
“你自己回去找他不就知道了吗,记得啊,你还欠我4个野图boss。”叶修趁黄少天还没有说多少的时候,连忙打断了他,他可不想听黄少天一直在旁边念叨。 
    
几天后……

  黄少天站在房门口,有几次手抬起又放下,最后,他终于决定开门的时候,门却自己打开了。“队,队长?!”说完这话他愣了愣,“对不起啊,忘了我退役了你就不是我队长了,你说我叫你什么呢?文州怎么样?” 喻文州愣了一下,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悲伤。
      
“先不说这个,进来坐着说。”说完,喻文州就先进去了。黄少天犹豫了一下,就走进去了,“说吧少天,什么事?”喻文州坐在沙发上,满脸笑意的看着黄少天。“那个……”很难得话痨说话也卡壳了。 
     
“少天,坐下来慢慢说,不着急。”喻文州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。黄少天盯了盯那个位置,想了想后坐下了“那个,文……”黄少天刚刚开口就被喻文州打断了。  “还和以前一样叫我队长就行了,不用改。”
      
“嗯……队长,虽然我退役了,但是夜雨声烦还会继续守护着你的。但是……对不起。”黄少天低着头,看不清此刻他的神情。   
   
“为什么对不起?”喻文州问道。   
   
“我不能再守护你了,以前说过,我会操纵夜雨声烦为你效忠一世,直至你退役之时。但是现在,我倒先退役了,不能守护你了。”黄少天依旧低着头。   

  喻文州听了,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情。“那是对于角色而言。” 
   
黄少天听了有点迷茫,抬起了头,与喻文州温柔的眼神相对。“你这话,你什么意思?”黄少天一脸茫然地问。 
     
“对于荣耀的比赛,你是不能守护我了。但是,”喻文州微微顿了顿,“在现实里,你还是可以守护我的。”    

听了喻文州的话,黄少天眼里满是惊喜,正想说什么,结果喻文州又开口道:“不过呢,我觉得是我守护你才对。”喻文州笑了笑。  
    
“队长,你……这话……是什么意思。”黄少天结结巴巴的说,脸上通红一片。     喻文州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,“你觉得是什么意思?” 
    
“这,这个,就,就是那个。”黄少天有一点语无伦次。“你喜欢我……”黄少天小声的说完这句话,低下了头。 
     
“猜对了,”喻文州俯身,在黄少天耳边轻声说道:“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
黄少天整个人怔了怔,过了一段时间才慢慢的说了一句话“我也喜欢你……”  

   听到了黄少天的话,喻文州笑了笑,吻上了黄少天的唇【自我规划】两人缠绵了一阵,黄少天突然推开了喻文州,用手捂着嘴,满脸通红,“不对。”  
    
“怎么了少天?有哪里不对吗?”喻文州十分疑惑。 “应该我主动才对,我是攻。”说着,他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,“看到这是什么了吗?我要给你的,所以应该我主动才对。” 
   
黄少天手里拿着一枚戒指,那枚戒指纯净透明。他看着喻文州一点动作也没有,又补充道“还有这个是我亲手做的,不收下可是不给我面子。”   
 
喻文州笑了笑,“好,我收。”他从黄少天手上拿起了戒指,戴在了黄少天手指上,“少天,你确定这个不是为你准备的吗?”那枚戒指戴在黄少天的无名指上,不大不小,刚刚好。     

黄少天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,愣了愣,“这是一个意外,我怎么可能为我自己做戒指,这只是我失误了而已。”说着想顺手摘下戒指。 
    
“其实少天戴着挺好看的,别摘了吧。”喻文州握住了黄少天的手,“来,起来。”喻文州将黄少天拉了起来。   
   
“怎么了?有什么事吗?”   
   
“从今天开始,我想深入的了解你,”喻文州突然冒出这句话,“可以吗?”

听到这句话,黄少天脸上刚消下去的温度又升起来了,“可,可以啊,你想知道什么,我告诉你。等,等等,你要干什么!”黄少天刚刚答应,喻文州就拉着他往房间走。      

“都说了要深入了解你,我想先了解一下床♀上的你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随便看看,少天你攻的样子。”      

“喻文州!o(*////▽////*)q”    


还有后文……










叶修(叹气):沐秋啊,你说我为什么要去帮他们。我都等了你那么多年,你还不回来吗……

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— —
好了,最后祝喻队生日快乐!剑与诅咒,如影随形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