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婉_w

这里全职厨+凹凸厨,请多多关照

【雷安】为神弃而为你救赎


         魔法秘闻录言:魔法师中无力者即为祭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阳光明媚,鸟语花香,就是在这样的日子,安迷修捡到了雷狮。
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是一个魔法师,平时会时不时去帝都采购买食材和药草。但这一次有了变故,他只不过一不小心走进了帝都旁的森林,碰巧看见了一个约莫六七岁的男孩和一个猛兽打得两败俱伤,顺手治好了那男孩的伤,好心将那个男孩带回了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!你到底在干什么!”安迷修刚回到家还没踏进家门,就看见地板上躺着各种各样药草,已经无法用了,有些还是比较名贵的品种。安迷修走进屋子,将刚才买的东西放好并处理起地上的药草,他往里面看去,停下了手中在做的事,差点气的不行。
         浪费药草的元凶正悠闲的躺在沙发上,手上提着一个东西,仔细一看会发现那个东西是一个“人偶”,小小的,红色的长发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呆毛,身后长着一对翅膀。雷狮正捏着“人偶”的翅膀,让“人偶”动弹不得。
         雷狮转过头,看着安迷修,放开了手上的“人偶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人偶”见雷狮放开了她,快速地飞到了安迷修的身后,伸出了一个头,眼睛里满是愤怒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,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,不要欺负艾比小姐。”安迷修的语气中略带不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,你也知道你说了这么多遍,烦不烦,”雷狮有点不耐烦,“那个小不点而已,时不时玩一下又不会怎么样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雷狮你说谁是小不点呢。”艾比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说的就是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!”艾比往前飞了一点,“即使我小,我也比你厉害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不要说了,雷狮,你过来把这里收拾干净,你自己做的自己收拾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雷狮从沙发上起来,走过安迷修,到了门前,留下了一句话就走了,“我才不会收拾,安迷修你自己收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在雷狮走远后,艾比看着在收拾药草的安迷修开口道,“叫你以前看他小就有点惯着他,现在好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安迷修沉默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小时候可比现在好一些,对我们精灵虽然不尊敬,但也不像现在这样。”艾比继续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继续沉默着,过了片刻,他发出了一声叹息,“十年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坐在沙发上,时不时看看钟,碧绿的眼眸中充满着焦急。
       离雷狮离开家已经两天了,虽然雷狮经常出去,但是也不会这么久都不回来。
       突然前面出现了光,艾比从里面飞出来,撞到了安迷修的脸上,“安迷修,雷狮他被抓走当祭品了!”
       安迷修愣了几秒,“艾比你……说什么?雷狮成祭品了?怎么会?”
       “嗯,我也是才知道的,他出去之后被皇城的人发现了,然后被士兵抓走了,而且,献祭就在今天中午。”
       听到这话,安迷修抬头看了看时间,还有两个小时 就到中午了,安迷修急急忙忙地施了个法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烈日当头,阳光直直的照射在祭台上,雷狮被绑在祭台中间的柱子上,他望着脚下的魔法阵,他跟着安迷修也知道了许多魔法阵,在这个魔法阵启动之后,他大概会魂飞魄散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也没有想到他出门竟然会遇到皇城的人还会被抓起来,安迷修他应该还不知道吧,真想看他知道了之后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祭司走上了祭台,祭祀已经开始。面对死亡,雷狮没有恐惧,仿佛结局就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祭司走到了魔法阵前,准备吟唱。还没有和安迷修道过别,我死了安迷修的生活会清净很多吧,雷狮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祭司刚张嘴,唱出了第一个音符。一团火焰向祭司袭来,将祭司打晕,随着火焰来的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雷狮!”
        一个人飞快跳上了祭台,挡在了雷狮面前,那人开口说出了几个字符,一个法杖凭空出现被那人拿在了手上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。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雷狮看见安迷修十分惊讶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边用魔法消除雷狮身上的铁链,一边回复到:“来救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你是不是傻子,这是皇城,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,而且你可是魔法师,你也知道这个魔法阵是能进不能出的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哐当”一声雷狮身上的铁链掉在了地上,“我知道,这个也是魔法阵吧,消除掉就行了吧。”安迷修拿着魔法杖开始尝试消除魔法阵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安迷修,你想过你花了魔力来消除魔法阵,但是你到时候怎么从这里离开啊。”
       安迷修手上魔法杖发着光,魔法阵在慢慢变小,“用魔法传送回家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你是不是傻,”雷狮有一点生气,“你搅黄了这次祭祀,一会魔法师就来了,即使你也不可能在         一群魔法师里顺利的使用魔法吧。”
       在他说话的同时,几个魔法师已经赶到了祭台,同时,魔法阵也消除完了。
      “这个我自有打算,绝对能让你完好的回去的。”安迷修说完,释放了一个结界。暂时抵挡住了那些魔法师的攻击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呢?我是祭品这事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,晚了这么久已经够了,所以你给我回去。”雷狮说着,抓住了安迷修的手阻止他施法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摇了摇头,嘴里小声说了什么,快速用魔法杖点了雷狮一下。雷狮突然感觉身体不听他的使唤,松开了安迷修的手,乖乖的站在一边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雷狮。”安迷修对雷狮道了个歉,“回了家就会解除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,安迷修转过了身,结界已经要碎了,安迷修手持魔法杖,闭上了眼,慢慢开口,从嘴里吐出了一个个来至远古时期的语言,魔法杖闪着光,脚下形成了一个魔法阵,上面是一个奇怪的符号。魔法阵迅速成型,闪着光,“还需要三秒……”安迷修说道,声音中有一些虚弱。
        还剩两秒,随着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结界碎了,各种的元素魔法向安迷修他们打来
        还剩一秒,在魔法接近他们的一瞬间,安迷修一挥法杖,一个圆形的护盾将雷狮包围在里面。
        在法阵启动的瞬间,魔法也到达了安迷修他们的身边,“boom”

        在感觉了天翻地覆的感觉之后,雷狮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能自由活动了,在他脚落地的瞬间,他急忙环顾四周,寻找着那个人,“安迷修!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看见安迷修躺在旁边的沙发上,大大小小的伤遍布安迷修的身体,要不是他胸膛微弱的起伏,雷狮还以为他死了。即使在自己快死的时后没有一点害怕的他,在看见这样的安迷修身体忍不住颤抖。“安迷修?安迷修你还没死吧?能说话吗?我去给你拿药。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站了起来,跑到一旁的药柜上,翻找着,找了一些药,回到安迷修身边,先喂了安迷修治愈用的药,再在他烧伤的地方涂了一些伤药并给他缠上了绷带。过了一会,安迷修的眼睛睁开了一些,“雷狮……”他的声音十分虚弱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听到安迷修说话,故作平静道,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傻子,你看看你身上的伤,活该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没事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傻了吧,你给我了护盾,我还能有什么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思考了一会,问道:“雷狮……你之前说……从出生就注定是祭品的事是……怎么回事。”
        听到这个,雷狮的眸子里有一些琢磨不透的神情,“安迷修,你现在都这样了还关心哪些做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 “雷狮……”安迷修一脸认真的看着他,两人对视了一会,最后在安迷修的咳嗽声中结束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知道告诉你也可以,”不知道为什么,关于安迷修,他总会妥协,“你知道魔法秘闻录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魔法秘闻录是一本上古流传至今的书,关于许多魔法上面的事,也有讲到以前的一些风俗,那些风俗有许多都流传至今。
        听到了这本书后,安迷修微微睁大了眼,“你的意思是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点了点头,“因为我们家族史魔法师世家,本应该也是魔法师的我却没有一点魔法能力,我妈妈她不舍得我去做祭品,就一直隐瞒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到了七岁那年瞒不住了,我妈妈为了不让我当祭品,就把我放在了森林就离开了,之后的事你就知道了,和猛兽打的两败俱伤然后被你捡回家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原来这样啊……所以你才会……被……咳咳”说道一半,安迷修突然咳嗽不止。“安迷修?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   “没……咳……没事。”安迷修虚弱的声音中带着份沙哑,“我先……休息一会……”
       还没等安迷修说完,雷狮就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不能休息,一会可能你就醒不过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安迷修努力的笑了笑,“不……不会的……”不知道是因为他太过虚弱导致不像思考还是什么的,他继续说道:“毕竟我……以前说过要……照顾你一……一辈子,所以……是不会就这样睡着的……相信我。”说完这话他就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 故事完

      然而这个故事并不是这么简单的。
      安迷修睁开眼,眼前全是精灵,她们看见安迷修醒来之后,一群精灵一边说着“他醒了”,一边飞走了。在他们飞走了之后,安迷修看清了这个地方,这个地方并不是在他的家里,而是在一个草地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用手撑着地面,努力从地上坐起来,他躺在一个山谷下面,旁边是一个条小河,整个谷底都飘着一种莹色的小光球,将谷底照亮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少女从旁边走过来,身后的翅膀一动一动的,这个少女和艾比长得一模一样,但是比艾比大了不止多少,安迷修看着这个少女,“艾比?是你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少女点了点头,“安迷修你现在身体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很好。”在他刚醒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,他身体的伤基本上都已经好了,“这里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精灵族的圣地,这里的泉水是我们精灵族上万年累计出来的,对治疗伤口很很大的帮助。”
安迷修点了下头,继续问道,“已经过了多久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一个月了。”
“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……”安迷修沉思着,突然他想起了什么,“雷狮呢?他还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还没到需要一个病人来关心我的程度。”雷狮从艾比身后走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雷狮你没事吗?皇城的人呢”安迷修着急的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皇城的人已经搞定了,安迷修你真的就不思考一下在行动,你的脑子呢,。最后还是我去皇城摆平了他们,毕竟他们以后还需要精灵族的帮忙,”艾比一脸生气,“还有雷狮,平时怎么对我的,最后还不是为了安迷修来求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艾比还没说完就被雷狮一个眼神给止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求什么?”安迷修听了艾比的话有些疑惑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看了一下雷狮,再看了一下安迷修,飞快的说道,“雷狮带着你来精灵族求我救你,我真的还没见过他求人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听后愣了愣,看着雷狮,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在安迷修的目光中,雷狮转过了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是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,你死了,谁来照顾我。”

评论

热度(12)